【東京特派員陳世昌】
究竟是海角一樂園?還是化外一孤島?
日本西南邊陲地帶一塊蕞爾小島「與那國島」離東京數千公里,但
距離花蓮只有一百一十公里,心情上,與那國居民幾乎「心向」台灣,而不是遙遠的中央
這塊小島在一九九六年台海危機時,因中共飛彈彈著點距離與那國五十九公里,讓與那國
一夕成為國際注目焦點。那年與那國島副町長米吉恆恙說,「專家說飛彈誤差約五十公里
,如果中共的飛彈稍有偏差……」他把最壞的結論嚥進口裡。
島民建議 和花蓮多交流
這塊小島最近在鬧獨立,居民想倒向台灣。
上個月十七日,居民召開一個「建設自己町村」的村民大會,提出要和大海對岸的花蓮
交流的建議,琳琅滿目,日本政府幾乎跌破眼鏡。
「讓與那國島發行自己使用的護照」、「發行和花蓮可以通用的貨幣」、
「讓與那國島和花蓮能自由往來」等等,與那國町町長外間守吉還在上個月廿六日走訪
花蓮市,希望能和花蓮加強交流。
這些超越國家權限的建議,幾乎就是瞄準小泉首相所推動的構造改革。
小泉政權目前正推動「三位一體」的稅制改革,其中
規定對地方的交付稅額,將在未來五年內減少百分之廿,
明年度的一般預算也比今年減少三成。此外,
政府對各團體的補助、如對與那國主要產業漁業補助的廢止等,雖然
與那國町已經減少不少人力配置,但幾乎已經到上限,
官逼民反,與那國島人民終於被逼搞起獨立運動。
當地民眾都說:與其跟著日本中央政府,不如倒向台灣。戰前,與那國島跟台灣維持密切
的貿易往來關係,台灣豐富的資源潤澤了這個海上孤島。但
戰後琉球被美軍佔領,美軍開始取締黑市交易,與那國島失去「國際港市」的功能,
島上人口也從一萬兩千銳減到一千七百人。
走出困境 擬與花蓮直航
去年六月,與那國島為了脫離困境,向中央政府申請設立「國境交流特區」,並
提出由島上一家海運公司,開闢與那國島到花蓮的海上直航航線,以便利雙方往來。但
這個提案卻遭日本中央推翻。
日本政府說,這是基於「國際航線安全考量」,不能讓與那國島私下設置和台灣的海上
航線。其實,到與那國島,必須從石垣島搭船,路程遠比與那國到花蓮還遠,
日本政府以「安全問題」不批准,讓島民相當憤慨。
提出獨立 逼日政府正視
從那時起,外間守吉町長就想到「獨立運動」計畫,當然這不是要脫離日本政府的主權
管轄外,而是要以「獨立」作為與那國島再興的籌碼,讓日本政府也開始注意這個問題。
與那國島還有一個很奇特的「空中管區」問題,外間町長因此提出每天從花蓮到與那國島
上班的「妙案」。
據說,與那國島上空,大半是在美軍佔領時代所畫定的台灣防空識別區內。所以
外間町長說,如果與那國上空是由台灣管轄,機場管理業務既然由縣委託町管理,
他可以每天從花蓮搭小飛機到與那國島,因為機場是町政府在管,作為町長,他應該可以
自由降落機場,這樣就可以跨越國界的限制了。
國境限制 地方中央矛盾
是否真會這樣實施,問題還很多,不過這也凸顯與那國島和日本中央政府間的矛盾。
島民說:「戰前與那國島可以自由和花蓮往來,戰後卻有人在海上畫一條無形的國境線,
禁止雙方直接交流」。本來只要三十分鐘就可以搭船直達花蓮,
現在卻要從與那國經由琉球到東京,然後搭國際客機到桃園中正機場,
再轉搭火車才能到花蓮。
與那國島島民目前也只能望洋興嘆了!

kissin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