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將新句紀新遊,百感茫茫遂不收。

浮世夢痕煙外艇,繫情花事雨中樓。

吳歌子夜微添恨,楚賦離騷足寫憂。

叢桂年年開落慣,無多芳意為人留。

 

感謝 PTT 的 wdc 東城居士給予相關的協助,底下內容多引自他的網誌出自於他的文采手筆:

http://mypaper2.pchome.com.tw/news/wdc2015/3/1310615780/20081008024709/

其實這篇文章是我當初很無聊就把我的名字紀新二字丟去 GOOGLE 無意間找到,網址:http://raymondleung.net/digest/literature/poet.htm,就一時興起想找到作者以及關於此詩等等相關背景,經由東城居士的熱情協助下得知,查找《四庫全書》資料庫,回文曰:「(此詩)觀之似近人手筆,朝代不確定,估計是清朝以後。剛查了四庫全書,張文達很多(大多在方志,而非在詩選),但這首詩沒收在《四庫全書》裡。」

不過好心的東坡居士幫我翻了譯如下:

現在是在不知道背景的狀況之下

就字面解詩

若知背景,就可以解得更深入一點

(看起來像到蘇州揚州還是什麼地方逛了妓院跟當地的妓女發生感情但沒結局所寫的詩)

 

漫有二意,一為莫,二為隨便。以一為佳。

首句言:不要再寫新詩,記這次的新遊了。那些難以言說的情緒,不再記錄下來。

 

第三四句,感覺有秦淮河畔的感覺

秦淮河自古多秦樓楚館風月場所,妓女有時會乘船來表演琵琶或招攬生意

第三四句所言皆為妓女與詩人同處的場景

第三句妓女所乘的板船

第四句所言則是妓女待的河畔妓院

夢痕、花事,皆指與妓女的感情也

 

第五六句

吳歌子夜,本指樂府詩中吳歌西曲類的〈子夜四時歌〉

內容多為女子思念男子

如〈子夜秋歌〉「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

此處借以寫思念

楚賦離騷,本指屈原的離騷

此處只取憂之意

足字為副詞,類似好、夠、真可之意。詩滿常用這個字

此聯略犯合掌,意思只是重覆地在說思念與憂愁

至於吳楚二字,是否要落實地解釋詩的地點在南方?則須有更多資料才能證明

 

 

第七句

似是化用杜甫〈秋興〉八首其一「叢菊兩開他日淚,孤舟一繫故園心」之句

叢桂年年開復落,開了花,但又凋零,暗喻妓女的感情

你看他開花又凋零,開花好像應該要快樂,凋零好像應該要難過

就好像與人相聚應該要快樂,與人別離應該要難過

但她早就習慣了,並不特別難過。她的濃情密意或許是逢場作戲吧

第八句

無多,指不多

承上句,桂花年年自開自落,但他的花不是為了某人才留下的

意思是妓女的感情不為他留

 

整首詩在講他深深地愛上一個妓女

這個妓女可能也對他說過很多溫柔的話

給他很好的回憶

但她對這段感情不是認真的(也無法認真)

男生很痛苦,明知不該認真卻認真了

因此有了這首詩中的那種痛苦

詩中有景句,有情句,交錯運用,饒有變化

 

詩意譯如下(無法逐句翻,因為詩的語法和白話文不同):

不要再為新的遊歷寫新詩了

感觸很多,茫茫說不清楚,就讓它們散去,不收錄到詩裡了。

想起那些溫柔甜蜜的場景

煙水外的畫船,微雨中的樓閣

在這些地方,也曾有過美好的愛情啊

像夢一樣,雖然一瞬間覺得真實,但終歸短暫虛幻,不能永遠擁有

吳歌西曲〈子夜四時歌〉,那歌中有淡淡的恨

還有楚辭,屈原的〈離騷〉,那真是寫了難解的憂愁

我想,她終歸是那樣的女人

歡場的女子,見慣人的聚散,花的開落

她也許曾對我付出過感情,只是感情並不多吧!

 

 

關於作者:(經由東坡居士找到的資料得知)

 

張文達詩近杜陵
  長沙張文達公百熙先後主試蜀、贛,督學粵中,非舊學新知具有門徑者不售,土風為之丕變。文達雖置身通顧,而愛國憂時,於杜陵為近。光緒戊戌,己亥間,蒿目時事,鬱鬱不自勝。嘗為《感懷》詩八首,悲壯淋漓,直逼子美。記其二首云:「戎氛近逼姬周日,黨禍紛乘趙宋年。憂極真思蹈東海,時危忍見哭伊川。乾坤擾擾事未已,風雨瀟瀟秋可憐。萬里敢忘心報國,諸君應有力回天。」「五十二翁霜雪姿,經霜歷雪到清時。教忠深負先臣訓,補過難酬聖主知。數畝敝廬人外想,聯翩風雨夢中思。故山無恙堪招隱,會籋青雲餌紫芝。」

來源網址:http://open-lit.com/showlit.php?gbid=322&cid=75&bid=&start=&search1=&search2=

 

  

kissin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